<var id="fapau"><ol id="fapau"><option id="fapau"></option></ol></var>

    <acronym id="fapau"><form id="fapau"><blockquote id="fapau"></blockquote></form></acronym><acronym id="fapau"><form id="fapau"><mark id="fapau"></mark></form></acronym>
      <var id="fapau"><rt id="fapau"></rt></var>
      1. 海大情懷

        入學前后

        1956年7月中旬的一天,當我拿到大連海運學院的新生錄取通知書時,全家一片驚喜。父親樂得合不上嘴,母親雙眼飽含著欣喜的淚花,弟弟圍著我蹦來蹦去。但驚喜很快被一個沉重的難題所代替,就是去大連那個遙遠地方所需的可觀的路費。

        我家是一個地處蘇魯豫皖四省交界,既偏僻又貧窮的農村,去徐州上學已是出遠門了。當時,徐州到我們豐縣縣城已通汽車,一張票1.60元。高中三年,寒暑假許多次往返,不僅沒有坐過汽車,連想都沒有想過。每次放假,都是花0.30元乘火車到黃口,然后背起全部行裝步行100里,而且經常是夜間結伴而行。經過一夜的跋涉,第二天清晨就到了縣城,再邁著沉重的腳步走上30里,到家已是中午時分了。現在要去遙遠的大連,路費從哪里來?

        正當父母急得團團轉的時候,我們村農業社的主任孫明印來了。這是一位在當地頗有影響的長者。他先是說了一些祝賀的話,后問父親:怎么讓孩子考到關外去了?母親忙答:是考前來挑的,學校還管吃!孫主任說:這路上的花銷可不少!父親忙接話說:正為這事發愁呢!咱村農業社剛成立,想張嘴又怕你為難。主任說:是啊!咱這社還是個空架子。不過你放心,想什么法子也得讓孩子走成。幾天后,父親忐忑不安地去了農業社,全家都焦急地等待著。社里破例給補助15元路費。全家喜出望外,一顆顆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就這樣,鄉親們用自己的辛勤所得把我送往一個遙遠的實現夢想的地方。

        當年8月下旬,我們徐州三中10多位被錄取的新生按照通知書上規定的時間和路線,登上了去青島的列車。車抵青島,天已經全黑了。下車后正當我們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又傳來了一個壞消息:船已經開了!當時青島與大連之間一星期才有一班船,這就意味著我們要在這里等上7天。這下都傻啦。正當大家憂心沖沖感到走投無路的時候,一位年輕漂亮的女教師出現了,她先問我們是不是海院的新生,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顯得很高興,忙自我介紹說:“我是海院的老師,姓王,叫王鼎惠,是學校派我來接你們的,大家一路辛苦了。吃住都安排好了,大家放心!”幾句話不僅打消了大家的重重憂慮,而且溫暖著每個新生的心。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海院的老師,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心中自然憧憬著海院——即將投入其懷抱的那個友愛而溫暖的大家庭。

        當晚,我們在王老師事先安排好的某中學住下。這時,各地先后抵達青島的新生已有近30人之眾了。第二天早飯后,王老師帶領我們去參觀青島水族館。途中,我第一次看到了大海,它是那樣廣闊浩瀚,一望無際,深藍色的海水微波蕩漾,在陽光照射下泛著耀眼的光芒。走進水族館,更是驚奇萬分:各種各樣的魚應有盡有,小的像一根針,大的有幾米長;有的端莊漂亮,有的奇形怪狀;有的體白如玉,有的色彩斑斕,真是大開眼界。特別是看到鯨魚那高大的骨架,更是目瞪口呆。這是王老師給我們上的熱愛專業熱愛海洋的生動一課。

        以后的幾天,我們還參觀了青島博物館、青島海員俱樂部,并在俱樂部欣賞了一場交通部文工團的精彩演出。記得我們還是坐在靠前的幾排,看得清楚,聽得真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外,王老師還組織我們和住地中學的校隊進行了一場籃球友誼賽。雖然新生之間很生疏,又來自四面八方,但還是打得很不錯,并不比他們的校隊遜色。

        在青島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周,但給我留下了終生難忘的印象。端莊大方而又和藹可親的王鼎惠老師的形象,也深深地刻在記憶中。

        當近半個世紀后的今天,同王老師一起回憶這段往事時,她感慨地說,我當時很年輕,剛從學校畢業,沒什么工作經驗,就憑學校的一張介紹信,什么事都能辦成,住宿、參觀都是免費的,就是當時的社會風氣好,社會環境好,社會重視大學生,很懷念那個美好的時代。

        來到海院,就像進了天堂。這是當時最直接最樸素的感受。首先,不再為吃飯發愁。中學階段,雖然也享受人民助學金,但由于家庭困難的同學太多,助學金有限,伙食費有相當一部分要靠家庭解決。堅持到高中畢業,已是家貧如洗。進了海院,伙食費全免了,不僅吃得飽,而且吃得好。8個人一桌,早上4個菜,中午8個菜,晚上6個菜。節假日更是好上加好,饅頭、米飯等主食擺在寬寬的過道上,任意挑選,吃多少,拿多少。這樣的生活,以前想都未敢想過。

        隨著冬天的到來,學校開始為家庭困難的同學補助棉衣棉被。當一套新棉衣穿在身上的時候,激動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真是穿在身上暖在心里。除衣食無憂外,每月還有2元錢的助學金。我因沒有錢購買制圖儀器,學校又同意從助學金中每月扣去1元償還,這樣,靠每月1元的零用錢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當時不僅沒有感到有什么不便,反而感到生活得很自如。

        一天,遠在蘇北的女朋友寄來一件親手織的毛線衣,郵包單上注明要到港灣橋的大連市郵局領取。這時恰逢月末,口袋里只剩一毛錢了。星期天早早起來,步行到黑石礁,花4分錢坐有軌電車到解放廣場,從解放廣場再步行到港灣橋。領取包裹后,再原路線、原方式返回。回到學校已是下午兩點多了。當時并不覺得累,也沒有什么窘迫之感。因為這比高中寒暑假回家時走的路近多了。

        入學前后的這段經歷已是遙遠的往事了。但總忘不掉,且每每回憶起來都感到很親切、很激動、很懷念。因為當時的感受太深刻、對我以后人生道路的影響太大了。我深深知道是黨的親切關懷使我這個貧苦農民的兒子走進了神圣的大學殿堂;是勞動人民的辛勤汗水養育了我;是母校培養教育了我;是那個美好的時代造就了我——這也許是那一代或幾代學子的共同經歷和心聲吧!


        孫建粹:1956年考入大連海運學院;1958年抽調從事教學工作;副教授;曾任大連海運學院黨委辦公室主任、交通部南京高等交通專科學校黨委書記。


        官方微信二維碼
        招生微信二維碼
        色酷色